您的位置  廣州文化  教育

蹊蹺!神秘外企低價狂掃蘇州園區143套住宅

  每經記者 劉 柏 每經編輯 陳夢妤

  在蘇州房價全面飄紅、園區均價突破3萬元大關的2016年,一家神秘的外資企業,卻能以15746元/平方米的均價一口氣買下園區143套精裝修住宅,并在2017年11月完成了網簽手續。

  “神秘買家低價掃走一半住宅”的消息不脛而走,購房未果的人們對此表達了強烈不滿,甚至有幾位年輕人在多次投訴后,索性踏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

  投訴人梁斌說出了自己的一連串懷疑:“為何買方公司與項目開發企業的高層姓名相同?一家無法查詢到的公司,為何在限購之下能夠一次性買143套房?買方為何變更了工商登記信息?”

  “開發商和買房公司的高管有重合,而且買走的又都是低價房,把剩下單價極高的房源向市場出售,這涉及捂盤惜售和操控房價,侵害消費者利益!睂τ诹罕蟮热说馁|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賣不掉的143套低價房

  記者了解到,這位神秘買家——上海安亭澳麗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安亭澳麗),2003年在上海嘉定區獲批成立,企業類型為外商獨資企業。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試圖與上海安亭澳麗取得聯系,根據啟信寶信息撥打其電話時,卻被接線人員告知自從他們遷走之后,這里(原登記地址)就是另一家公司了,對那邊的情況不了解,也聯系不上他們。而114查號臺告知記者上海安亭澳麗從未在查號臺登記信息。

  更為蹊蹺的是,上海安亭澳麗一邊賣房、網簽,一邊卻被列入“異常經營名錄”。

  上海嘉定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向梁斌送達了一份《行政告知記錄》,告知該企業注冊地址、實際經營地址皆無法查詢到。鑒于該公司無法聯系到,目前嘉定區市場監督局已將其列入異常經營名錄。

  梁斌稱,向上海市場監督管理局反映的時間是2017年10月,恰恰是在上海安亭澳麗進行網簽前后,自己收到《告知書》的時間為2018年1月17日。

  而143套住宅的情況則更值得關注。根據當時備案的一房一價表,蘇州豪城建屋置業開發的豐隆城市中心住宅單價最高超過7萬元,而最低單價僅僅14516元。對于如此懸殊的差距,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由于項目位置特殊,每套房的景觀、朝向、樓層、角度差異非常大,因此大面積、景觀好的個別幾套房,單價超過7萬元也是很正常的!

  根據蘇州園區管委會的調查,當時豐隆城市中心1、2、3幢取得預售許可,推出房源516套,其中住宅242套,而上海安亭澳麗購入的143套住宅,均價僅15746元/平方米,幾乎與最低價格持平。這引起了梁斌等購房人的強烈不滿:“安亭澳麗買走的幾乎都是低價房、中小戶型,普通購房人去買房,只剩下大戶型和高價房了!

  記者曾多次聯系蘇州豪城建屋置業,但對方均表示只是前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提供其他聯系方式。

  記者實地走訪了豐隆城市生活廣場,發現項目還在進行后續收尾工作,商場部分已經開始營業。項目距離金雞湖不到200米、地鐵站步行可達、園區兩大地標建筑——摩天輪和IFS近在咫尺,旁邊還有一座大型商場,地理位置優越。

  記者從多個渠道獲知,原先均價約15000元/平方米的中小戶型住宅,現在已漲到5萬多元,個別稀缺戶型更是超過6萬元。

  按當時總協議價1.65億元(據蘇州工業園區回函),即便以目前園區較低的二手房單價5萬元計算,143套房總面積10499.41平方米,總價為5.25億元,如今的溢價已經近3.6億元。

  另外,盡管梁斌等人多次質疑、投訴上海安亭澳麗囤積房源,但多位中介均表示手中“豐隆城市中心70年產權住宅”房源少之又少,無法提供更多房源。

  一位資深中介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去年5月,這批房子的確曾經拿出來掛牌,一開始是想以‘更名’的方式交易(即付了定金之后,將買房名額轉讓給第三人),但是政策很嚴,做不了,只能轉二手房賣。后來好像又有什么原因,加之政策卡得緊,就不賣了,所以現在房源非常少!

  眼看著房價蹭蹭上漲,上海安亭澳麗這143套住宅卻不能賣。

  記者看到了另一份(2018年11月)由嘉定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出的行政處理告知記錄,顯示“該企業確實購買了多套房產,但并未正式對外銷售,被訴企業表示一定及時落實措施、依法依規經營”。

  “他們就是拿來炒房的!绷罕髨猿终J為。

  “合法”的購房資格

  令梁斌最為不解的是,兩年多來,各部門的多份回函,均告知上海安亭澳麗這一購房行為合規合法。

  首先是企業性質——外商獨資企業,在國內買房是否有限制?梁斌等人堅持認為,外資企業購買房產需要經過相關部門審批,他們質疑的依據是——《關于規范房地產市場外資準入和管理的意見》(建住房〔2006〕171號)文件規定,境外機構和個人在境內投資購買非自用房地產,應當經有關部門批準并辦理有關登記后,方可按照核準的經營范圍從事相關業務。

  對此,記者了解到,住建部信訪辦公室也作出了書面回復,對梁斌提出的“境外機構和個人購買非自主房地產”行為作出了解答。

  但上海安亭澳麗是一家在中國大陸注冊的外資企業。蘇州工業園區管委會在回函中明確寫道:“經向工商部門咨詢,上海安亭澳麗注冊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外國法人獨資),為中國法人,非境外機構在境內設立的分支、代表機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購房企業名義向蘇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咨詢,被告知“注冊在中國的企業可以買,不限購,數量上沒有限制,外資企業也可以買!

  “主要是看這個企業是不是在中國大陸注冊的企業,是不是大陸工商部門批的營業執照,只要營業執照是中國大陸的,就沒問題!2018年8月16日一份電話錄音中,蘇州市住建局一位陳姓工作人員反復告知梁斌。

  記者向蘇州園區管委會方面發去采訪函,但截至發稿并未有回應。

  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全球合伙人郭韌律師也向記者表示:“這是一家在中國境內注冊的企業,買多少套都很正常!

  從梁斌提供的各類文件、回函中可以看出,兩三年間,他就上海安亭澳麗企業性質、購房資格等,反復多次向蘇州園區、蘇州市住建部門、江蘇省住建廳,以及住建部等進行信訪和投訴,但始終沒有得到“安亭澳麗違規買房”的結論。

  “您通過各種渠道來投訴、咨詢,從住建部門的調查看,上海安亭澳麗購買豐隆的房子,沒有任何不當之處!绷罕笙蛴浾哒故镜囊环蓦娫掍浺糁,蘇州工業園區相關部門工作人員斬釘截鐵地說。

  “適時”的工商信息變更

  記者留意到,2019年2月,上海安亭澳麗完成了10余項工商變更,其中包括經營項目、經營范圍、股東及注冊資本。

  據啟信寶,上海安亭澳麗的經營范圍從“在嘉定區某地塊內從事商品房開發、建設、經營、銷售,房地產中介和咨詢(涉及許可經營的憑許可證經營)”,變更為“房地產開發經營”。變更后,上海安亭澳麗由上海澳豐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澳豐)100%持股,上海澳豐則由Anting Investments Limited(上海安亭)100%持股。

  值得注意是,上海澳豐的董事之一 YIP YUON MENG MARK,也出現在豐隆城市中心的開發企業——蘇州豪城建屋置業的董事長及法定代表人一欄。

  蘇州豪城建屋置業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的變更中,負責人郭益智退出,新增“YIP YUON MENG MARK”為負責人。

  那么,上海安亭澳麗與蘇州豪城建屋置業是否涉嫌捂盤惜售?

  郭韌認為,是否捂盤惜售應從各方面進行考察,比如企業是否通過在建方式拖延時間以達到囤地惜售目的、是否通過拖延拿預售證許可證方式拉長銷售周期、是否存在大幅度提高開盤售價、是否存在謊稱樓盤已經全部賣出,而企業和企業管理團隊存在重合,即使能夠證明,也無法直接認定該企業存在捂盤惜售。

  一家企業一次性“團購”某樓盤一半以上房源,又曾因失聯而登上異常經名錄;曾試圖出售143套房屋,又因市場監督部門的介入而停止,最終這家企業變更了經營范圍,是否意味著143套房仍將進入市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各種渠道,但始終無法聯系上這家神秘企業。

 。ǔ鲇诒Wo記者人身安全考慮,本稿署名為記者化名)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河南11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