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廣州魅力  特產

別讓“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

  別讓“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

  【光明時評】 

  近日,河南省通許縣朱砂鎮36名村醫的集體辭職信曝光后,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信中稱由于“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上級撥款越來越多,到村醫手里的錢越來越少,工資發放不到位,上級層層克扣”等原因,導致村醫生活難以為繼。此后,該縣大崗李鄉全體28名村醫辭職報告再現網絡。

  村醫待遇低、身份尷尬、社保方式不統一、人員老化和流失嚴重等現象,近年來屢見報端。出現這些現象有歷史原因,完全化解還需要時日。比如,不少村醫一直“半農半醫”地生活在村里,有些還過了退休年齡,因此按全崗計酬、納入編制內管理,不一定現實。但村醫待遇低等關鍵問題不能久拖不決,否則,村醫辭職只是眼前可見的難題,就長遠而言,還可能影響到年輕醫生加入村醫隊伍的積極性。

  村醫辭職這件事反映的問題不少,但概括而言,都涉及待遇這個共同點。從工作量上看,近年來村醫的壓力的確越來越大。醫改日益注重疾病早期預防和全過程干預,注重提供內容更加豐富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與之相對應的是,我國在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方面的投入持續增長,2018年增加到人均55元的歷史高位,且新增經費重點向鄉村醫生傾斜,用于加強村級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這就意味著,村醫的工作量將相應增加,其中,慢性病管理、傳染病預防、疫情早期監測、居民健康檔案管理、居家病人隨訪等,多由村醫來完成。

  為村醫算算收入賬,就會發現,村醫的待遇,難以隨工作量上升而對等增加。村醫提供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不能向患者收費,只能從55元的人均投入中分到一定數量的補助。村醫向患者銷售基本藥物,也不能賺取差價,只能依靠政府發放基本藥物補助。換言之,由于國家針對村民看病出臺了多項惠民政策,村醫無法通過診療收費來增加收入,補貼成為他們的主要生活來源,因此,即使這些補貼最終沒有被克扣,哪怕僅是撥付延遲,也可能讓村醫短期內生活陷入困境。

  醫療機構越小,資金周轉能力就越弱。村醫不僅沒有多大本錢,而且還靠著補貼過日子,回款滯后、撥付延遲,放在大醫院或許問題不大,但放到基層,就可能導致政策下行時出現末端梗阻,國家加大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投入等好政策,將遭遇“最后一公里”的梗阻,責任下行,但權利沒有一同下行。在2018年國務院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投入提升到人均55元水平時,就預見性地要求地方政府要加快資金撥付進度,采取“先預撥、后結算”的方式,確保資金及時足額到位。由此看來,此次事件確有政策執行不到位的因素。

  村級醫療處于醫療體系最末端,醫療方面的許多基礎性工作在村級完成,底層基石若出現松動,將會對整個醫療體系都構成影響,“家門口看病”失去依托,看病難更加難以化解。近年來我國出現不少甘于奉獻的好村醫,他們的事跡感動了很多人,但醫療服務既需要依靠情懷,也需要實打實的物質保障。關心所有村醫,讓他們不為生活發愁,方能在穩定現有村醫隊伍的基礎上,吸引更多優秀醫療人才到農村工作。

  (作者:羅志華,系醫生)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河南11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