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廣州生活  網事

孫新世朱駿挑起惡意訴訟 九城系內訌意在狙擊360上市?克林頓女兒婚禮

  近日,已經淡出國內一線游戲廠商陣營多年的第九城市及其老板朱駿重出江湖了。不過這次朱駿的回歸不是帶來了新的產品,而是九城系5家公司的奇葩連環訴訟。

  日前在上海一場與媒體聚會的飯局上,這位大佬主動爆料稱,360拖欠了其投資款,目前正在對360進行訴訟。對于訴訟的真實目的,朱駿也絲毫不加掩飾,就是借360要A股上市之機,敲詐一筆大的,希望媒體可以幫助他共同來炒作此次訴訟案。

  “360準備在國內上市,在這個敏感時候,是最怕有人搞惡意訴訟的。如果能拉360下水,逼迫360私下和解,朱駿則有望從360那里狠敲一筆巨款,應該說朱駿作為一個商人對商業機會的把握還是非常敏銳的。”某業內人士分析稱。

  正因為如此,參加聚會的主流媒體對于朱駿借媒體炒作,進行惡意訴訟的目的非常清楚。3月初朱駿曾親自出席做媒體工作,但主流媒體紛紛拒絕朱駿炒作此案的要求。一位參加朱駿宴請的某媒體主編稱,這個案子很明顯就是惡意訴訟案,九城是希望把媒體當成工具,主流媒體是不會作幫兇的,但也不排除個別媒體或個別記者,在利益的誘導之下幫助九城做這個訴訟的炒作。

  據了解,九城旗下一家名為Red 5 Studios的游戲開發商當下正在與一家名為System Link的公司對簿公堂,稱其拖欠授權金。而System Link則是九城與360的合資公司。

  一個是起起落落多年的游戲企業,一個是即將回歸上市的互聯網安全公司,他們之間有何淵源,會因為投資款項問題訴諸公堂呢?九城為何又要通過自家企業間的內訌,達到拉360下水的目的呢?這還要從一款名為《Firefall火瀑》的游戲說起。

  聯手360運營《Firefall火瀑》 資本玩家朱駿的醉翁之意

  時間追溯到2005年,當時,前暴雪娛樂的部分核心團隊組成了一個叫Red 5的游戲工作室。成立伊始,這個工作室人才濟濟,實力不可謂不強大。

  2010年,九城宣布以約2000萬美元收購Red 5的多數股權,正式將其納入旗下。然而,在九城成為控股人后,Red 5情況就漸漸發生了變化,一大批核心人才相繼出走。在這樣的背景之下,Red 5工作室仍堅持上馬開發了《Firefall火瀑》。

  在此期間,九城主動找到了360,希望通過建立合資公司的形式共同發行和運營這款游戲。最終雙方于2014年共同成立System Link公司,并各自擁有50%的股份及盈利分享權。隨后,該公司獨家獲得了《Firefall火瀑》五年內在中國的發行與運營權,授權金、版稅等金額為1.6億美元。

  回顧這次合作,當年曾參與其中的某人士表示非常“佩服”朱駿的精明算計。“雖然號稱合作,但《Firefall火瀑》的研發和運營團隊于都隸屬于九城,360只是純粹的出資者。而且在接洽過程中,九城也沒有透露這款游戲的開發狀況、試玩體驗等具體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在與360合作之后,朱駿還為Red5引入了香港上市公司樂亞國際控股等投資者,通過股份轉讓的方式獲得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份。對于朱駿的“財技”,業內人士評價稱,把Red 5左手倒到右手,先跟360合作造勢,還跟樂亞國際換股,直接把幾千萬搗騰到4億。

  “現在回想起來,恐怕當時朱駿本人對這款游戲的前景就不是很看好,這才一方面著急拉360進來合作埋單,另一方面又借此在資本市場上盡可能獲利。反正游戲本身情況究竟如何,只有朱駿本人最心知肚明。”該人士告訴記者。

  《Firefall火瀑》跳票至今 朱駿和九城的匆匆那年

  《Firefall火瀑》這款聽起來很炫的游戲,在現實中的表現卻可以用災難來形容。號稱是“好萊塢大片級”的射擊類硬科幻網絡游戲,但是《Firefall火瀑》在2015年開始封測和不刪檔內測后,用戶的反響卻是一片吐槽。

  從Steam上的游戲討論頁面來看,很多游戲時間超過100個小時的玩家都在大吐苦水:一次一次的更新后,這款游戲變得和那些爛大街的網絡游戲一樣,打著免費的幌子,靠道具收費賺錢。很多玩家在投入大量金錢后,最終選擇離開。

  “這款游戲問題很大,服務器經常崩潰,玩家無法登陸,這些都不是短時期能解決的,而且也看不到九城想解決這些問題的意愿。”某游戲界人士直言。

  內測至今,這款游戲終究未能如愿公測,游戲排名和人氣更是江河日下,而拖欠員工工資、核心員工離職等新聞此起彼伏,一把好牌就這樣被九城玩爛了。事實上,對于網游界和投資圈而言,朱駿和他的九城已經成了災難的代名詞。

  由于股價長期徘徊于1美元左右,九城于2017年3月接到納斯達克股票市場發出的提醒:九城在過去連續的30個營業日未能達到1500萬美元最低市值要求,不再符合納斯達克全球市場持有股份最低市場價值(MVPHS)的持續上市規定。根據納斯達克上市規則,九城必須在2017年8月21日之前達到最低市值要求,并且要連續十個工作日內保證市值不低于1500萬美元。如果九城在合規期到期前未能重新遵守該規定,屆時就將收到被納斯達克除名的通知。

  訴訟時機巧妙 為敲一筆不惜挑起自家公司內訌

  話題回到九城與360的訴訟中來。據記者了解,在此次九城指使旗下Red 5的指控中,將“未如期獲得1.6億授權金”主要歸咎于合資方360拖欠System Link的投資款,而且不履行推廣義務,這也最終導致了《Firefall火瀑》這款游戲跳票至今。

  此外,除了360和System Link,Red 5還一口氣將三家九城系關聯公司,包括久火奇天、上海傲志網絡,和九城香港子公司溢僑等一并列為第三方被告。

  在朱駿看來,按照最初合作時候的約定,360和九城應各付1000萬美元給System Link。而此次九城提起訴訟的理由就是:360沒有履行約定付款,導致合資公司出現財務問題。面對指控,360的相關人士也是一頭霧水,“《Firefall火瀑》這個游戲沒有正式上線開國服,甚至還未開始公測,根本不存在拖欠簽約費和分成一說。”

  對于這場訴訟,有業內人士表示,雙方合作本身就是有很大問題的,“在合作之初,朱駿和九城并沒有把游戲情況全部如實反饋給360。如果知道這款游戲的團隊狀況、具體表現,估計沒有哪家企業會做這種‘賠本兒賺吆喝’的事情。九城隱瞞實情在先,運作不透明在后,360就這么被忽悠上了賊船。”

  縱觀九城和朱駿這些年的表現,在公司運營方面乏善可陳,而違約、欺騙等負面新聞卻屢屢見諸報端。“覺得《Firefall火瀑》這款游戲問題太大,就想拉360下水一起承擔損失,這種行為倒是很符合朱老板的一貫風格。”該人士坦言。

  最后,該業內人士對于朱駿對于訴訟時機的拿捏也表示“不服不行”,“除360公司外,原告及被告同屬‘一致行動人’,這個顯然是很奇葩的事情。從跡象上看,存在惡意訴訟的嫌疑。不過360馬上面臨上市,沒有哪家公司愿意在這個時候遭遇負面新聞困擾。很多公司都會本著息事寧人的態度,破財消災。倘真如此,朱駿不僅能拉著360為游戲埋單,還能借機敲上一筆巨款。”

  “不得不說,這種碰瓷兒手段,真的很朱駿。”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河南11选5结果